行摄程洋冈
来源:凡夫摄影网   图/文:张三/林博逊


释、道、儒三教合一的丹砂古寺,始建于明代1624年,数百年来数次被毁多次复建。(图1)

行走在程洋冈村,贝灰砖磊起的残墙断壁随处可见,破旧的木制门板上,残存着锈蚀得几近脱落的门环和铁锁,过年贴上的对联也已破缺不全,唯独用麻石雕凿砌成的门楼柱子及门框,依然坚硬的挺拔着,守卫着岁月的沧桑,刻铬着程洋冈人香火相传的印记;脚下凹凸不平的村道,部分用石头铺筑的路面已被磨得光滑,很容易踩滑,住惯城里的人在此行走,恐有一定难度。这里是澄海区莲下镇程洋冈村。


左边是出生程洋冈村,褒贬不一的传奇商盗林道乾,右边却是遭人唾弃的倭寇塑像。(图2)

潮汕地区深受汉唐文化影响,佛道两教在当地备受推崇,寺庙在此寻常可见。程洋冈村内共有大小寺庙11所,村口就是三进建筑的丹砂古寺。据《澄海县志》记载:“丹砂寺在城东北十五里程洋冈虎丘山麓,明成化间建。”初创时香火源于武当山,期归属道教,建成后不久糟倭寇焚毁,而后又经多次复建,最终形成三教合一的独特景观。古寺门口竖有两尊石像,右边是身着武士装、头立发髻的倭寇形象,阴刻铭文:“倭寇繁景,烧杀劫掠猖狂,立此倭身,千秋请罪。天启六年众立。”其中意喻与岳飞坟前的秦侩像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左边所立石像,则是程洋冈出身的传奇商盗林道乾——手捧云水灵芝与鹿子,做致歉祈福状,墩上铭文:“林氏悟梁,寺左林厝园人,擅海禁利,累村兵燹。天启六年众立。”作为明代中期叱咤风云的海上大商盗,后世对林道乾的评价褒贬不一。在明朝历史中,林道乾是十恶不赦的海盗头目;在台湾高雄及东南亚,他则是英雄色彩浓厚的海上传奇人物,泰国北大年府,更是将他奉为神明;而在其故乡,这种祈福致歉的方式也许更为符合其功过难离的一生吧。

而位于程洋冈凤岭山腰的凤岭古宫,供奉南越王赵佗和药王孙思邈,曾是当地规模最大,香火最旺的庙宇,可惜如今只存一面残壁,风雨凋零。

潮汕人历来敬神重教,这一点在程洋冈体现得淋漓尽致。这座方圆不过2平方公里的村落,书院、私塾、书斋、学堂密布。村里至今保存较好的有书院学堂各1所,私塾13所和书斋15所。其中,历史最长的当属修建于明朝嘉靖年间的绿波书院,这座书院一直到晚清才告荒废。其余书斋学堂大多是晚清到民国末年五六十载年间,由程洋冈旅外潮商及当地贤达出资修建。小小村落,竟有数十处教育场所,这样的数量即便放眼全国亦不多见。


1912年由许乃秋主办的艺苑书屋,百年风霜让它更显厚重。(图3)

是什么原因,促使程洋冈人如此重视教育?

传统的中国乡土社会流动性和地方性强,村民可能穷尽一生都与一亩三分田相伴,对教育的需求更多是源于传统文化中“学而优则仕”观念。而程洋冈村一方面受传统中原文化的影响,对教育的重视已成习惯。另一方面,程洋冈天然的港口优势带来发达的海洋文化,当地的商人走南闯北,甚至远赴重洋异国,使其流动性大大强于内陆的其它地区。行万里路,还需破万卷书。他们对知识与文化有着更为强烈的渴求,对教育的高度重视和投入自然是情理之中。


程洋冈村现存二十余座规模较大的宗族祠堂,均采用传统的潮汕建筑风格(图4)

行走于程洋冈,不难发现这些修建于晚清与民国时期的书斋,连同当时程洋冈商人回乡修筑的宗祠、家宅,采用的仍是最传统的潮汕建筑风格。你也许不以为然的觉得这只是最寻常的传统延续,然而在清末民国时期崇洋媚外风气弥漫的特定环境下,却显得格外特别。在遭受列强入侵数十年后,中国人从天朝上国的美梦中被打醒,一贯的文化自豪感严重被打击。不少国人抱着“师夷长技以自强”的目的去留样学习,也有许多人干脆将祖宗文化当做糟粕,一心一意崇洋媚外。这一点,当时的建筑表现得尤为突出。许多旅外归国人士在修建家宅时,都喜欢融入外国建筑元素,如大量使用的巴洛克风格的廊坊、罗马柱和彩色花窗。入侵的殖民文化无疑促成了这段历史时期的中国沿海地区浮现出一批中西合璧的建筑。在广东省内,数目众多的骑楼建筑,特别是因此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开平碉楼,都是那个时期的典范。


年岁斑驳的更楼,见证程洋冈抗击异族的悲壮历史。(图5)

与之对比,程洋冈村同时期修建的建筑,仍是“四点金”、“下山虎”、“双背剑”的格局,素雅古朴的砖墙瓦顶,取自风水的五行山墙以及精细考究的潮州木雕、嵌瓷……一切,与千百年并无二致。与其说它是地处偏僻,避开了时代变迁,我更认为这是当地人强烈的文化认同感使然。这种文化认同感,正是源于数百年传承不断的教育,除了书经上白纸黑字的礼教,也源自当地代代沿袭的各种祭祀、婚丧习俗中长辈的言传身教。


老榕树根蟠扎于不知年月的墙垣上,如同程洋冈村身上厚重的历史烟云。(图6)

转眼百年,在改革开放30后的今天,民族文化的传承在这个日渐复杂的时代中备受考验,许多地区的特色文化、风俗,以及民间工艺继承,都在流水线般的城镇化过程中苟延残喘甚至消匿无踪。程洋冈村能否仍像百年前那般,在时代浪潮中坚持本我,将千年文化世代相袭,是否再过百年,人们仍可在此为它而感叹,为它而自豪。此时此刻,唯有影像能将历史与现实定格当下。


胶卷上重复曝光,将这座古村千年来文化的纯粹与当下的错综复杂交融定格,交予历史。(图7)

发表时间:2013-08-26 11:48:02

分享到: